您的位置: 普洱资讯网 > 育儿

【江南】董永和七仙女(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39:55
董永是我们村里的贫困青年,今年29岁了,还没说上媳妇。不但他没说上媳妇,就是他爹也没有说上媳妇。他娘生下他不久,就死了,他爹一直踮起脚想为他续个后娘。他爹为此努力了二十年之久,直到有一天,看到董永在茅厕里对着两只交尾的蜻蜓打手枪,才猛然明白,当务之急不是为儿子续后娘,而是为他说媳妇。老倌为此又差不多努力了十年,直到有一天他被毒蛇咬死。
老倌被蛇咬死,事先没一点迹象。事后董永回忆,家里大年三十晚上的灯火很正常,没有断保险丝或被风吹灭,父子两人也没有说不吉利的话。那天,老倌在田坂上做事。老倌年龄越大越喜欢做事了。他觉得,每朝地里挖上一锹,仿佛离未来的儿媳妇就近了一步。好像儿媳妇是埋在地里的金元宝。当时天快暗了,许多东西变得模糊不清。老倌准备收工。他躬起背,把农具放在肩上,再闪了那么一下。路边的蒿草像马鬃一样蓬勃着,一种什么虫子在叫,萤火虫的屁股也闪闪发亮了。他走到杨树塘边,踩着了一根草绳,不过它是活的。它转头在老倌的脚管上扎了一口,就像水一样溜掉了。脚管凉嗖嗖的,老倌心里一麻,明白那不是草绳而是一条蛇。他忙把农具放下,捡了块瓦片,蹲在塘边对着自己只见骨头不见肉的脚管毫不犹豫地刮起来。他以为这样,就把蛇毒给刮掉了。
老倌回来,也没有跟董永说。董永在坚山上打石头,回到家里睡得像头死猪似的,锤子都敲不醒。传说山上的罗汉肚里有一间金屋,很久以前,有个小男孩在山上放牛,捡到一根石棍,孩子拿它东一撬西一撬,没想到吱扭一声撬开了一扇门。原来是根钥匙。只见里面金桌子金椅子,连筷子和调匙都是金的。孩子两眼放花,心咚咚地跳,眼睛瞪得像两只小公狼越长越大,他转身就跑,边跑边喊他发财了。等大门訇然合上,孩子才记起他把钥匙忘在里面了。从此他天天到这里来放牛,也不做别的事,一直把自己放到了八十岁,也没能重新找到那间金屋。这件事让村里的人一代代跌足长叹,他们说,怎么那么傻啊,先随手不管拿一件什么东西出来都行啊。大家惋惜不已,并一遍遍地在想象中使这个动作得以实现。所以从表面上看董永是在打石头,其实他是想打开那个宝藏。他想,等把石头山打穿,看那个宝藏还躲到哪里去。他起早贪黑,总是抢在最前头,眼睛在粗重的眉毛下有目的地一闪一闪。大家说他笨,其实他并不笨,但大家这样说,他也就故意装出很笨的样子,这样,谁都不会提防他了。找到那个宝藏,他就可以盖房子、娶媳妇,一辈子吃穿不愁,还在乎别人说他笨不笨?没钱才笨呢!他最羡慕的那些可以搂着媳妇睡到日头爬得老高老高的人。只是从出生到现在,他还没见过金子,不知道真金子到底是什么样。他担心自己见到了金子却不认识,和它们白白错过了,就像那个放牛的小男孩一样。问爹,爹说,听说金子是很软很软的。但怎么个软法,爹也说不清楚。如果是一张金桌子,难道它的腿也会像面条一样软么?所以他打算,到时候不管是不是金子,先把它们抱回家再说。
老倌在侥幸中度过了两天。他像只老鼠一样竖起耳朵,仔细探听着身体里的动静。他的胡须却像猫的胡须那么敏感。这时,猫和老鼠是难得地相安无事。他想好了,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,他就要去找后村的郎中。该郎中心狠手辣,无意中提高了方圆数十里的人对疾病的抵抗力。还好,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老倌心中暗喜。看看,蛇并没有打乱他关于儿媳妇的算盘啊。
但第四天中午,老倌忽然感到一阵恶狗抓心。他的气一下子喘不上来了。他挣扎着往屋外冲。他的意识跳出了屋外,身体还留在堂前的地上。意识回转头想把身体拖走,但怎么也拖不动。意识惊慌起来,叫道,天啊,然而那声音找不到嘴。等董永闻讯赶来,老倌正在回光返照。老倌的舌头像一头牛,在口里呜呜地转弯。他老泪纵横,拉住董永的手,断断续续说道:儿,我死后,能不用钱就莫用钱,只要莫让野狗刨了就行;儿,我死后你莫再打石头了,那活儿危险,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,日后谁到我的坟头烧纸呢,董家的香火,就像一根接力棒,传到了你手上,你一定要跑着传下去。儿,知道你为什么叫了这个名儿吗,你娘刚死不久,村子里放《天仙配》,本来我想让自己改名叫董永,你娘半路上把我撇下,跟七仙女上天有什么区别?但我模模糊糊觉得,还是把你叫董永更好。你是下一代。是希望。是未来。你娘一死,你就是半个孤儿了,人家父母双全的尚且说不上媳妇,何况你呢?我怕你将来打单身啊!现在我才知道,当初的决定是多么对,儿啊,莫灰心,因为你叫董永,叫董永的人不会没有媳妇,我一死,那位仙女就要下凡了……
不知道爹的话说没说完,反正,屋里忽然一暗,爹化作一道光,从窗子里射出去了。
董永蹶着屁股趴在地上,把床底下的一只瓦罐拿出来。那是家里所有的钱(小时候,他曾把爹给的压岁钱偷偷埋在树下,希望它能长得更多给爹一个惊喜)。又向傅家湾的傅老板借了一千块,才安葬了爹(应该说,是傅老板听说他有难,主动借钱给他的)。人一穷,死都死不起啊。他想,爹睡在棺材里一定后悔死了,后悔不该死。爹这一死,若干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不说,还让他欠了整整一屁股债。债是什么,债是 里的屎,拿瓦片怎么也刮不干净,要用又软又细腻的卫生纸刮。现在,说不定,爹爹一生气,胡子向上一吹,又活过来了呢。这样一想,他就偷偷掀开棺材盖,想把爹拉起来,但被村子里的人拦住了。一个叫田忌的族里人以为他犯迷糊,扇了他一嘴巴。董永的嘴巴顿时翘了起来,像一朵蘑菇那样几乎把脸遮住,他后面说的话便像是从喇叭里传出来的。他说,我爹没死,他又活过来了!以田忌为首的族里人不但没理他,反而还在棺材盖上加了两颗铁钉。因此董永一直觉得他爹是被族里人活埋了的。他后来到爹爹的坟上看过,上面还真有几根深刻的指印,像是爹在里面用力挣扎过。爹啊!除了力气便一无所有的董永坐在坟头上号啕大哭。他浑身的力气,举着葱绿的叶子像藤蔓一样到处爬行漫漶无边。
傅老板借钱给董永时就像要医生帮他割疖子一样急不可耐。那样子,不像是他在帮董永的忙而像是董羊在帮他的忙。他说,我早已不是那个老鼠眼尖下巴的土财主了,正如现在钱叫money不叫大洋。这钱,你也不用还了,我家里承包了大片土地,正要劳力,你呢,在这方面简直富得流油。你是力气的富翁、巨商和寡头啊,你就投资帮我做一年事,你也看过《天仙配》的电影,知道本来是要做三年的,但念你忠诚老实,我就不和傅员外傅财主攀比了,我包你吃包你喝,立夏立秋还有新衣服,行么?董永想了想,答应了。爹一死,他的身体好像也垮掉了,恐怕做不动打石头的事了。罗汉肚里的宝藏,暂时也没心思管它。因为是孝子,董永在爹的坟头上哭昏过几回。当时很多人动了恻隐之心,想把女儿嫁给他,不过后来又一想,觉得还是不嫁给他的好。反正,他会有仙女相配的。破坏人仙通婚恐怕比破坏军婚罪加一等。我们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,嫁给了一个军人,但军人在外面变了心,几年不回来探家。他不探自然有人想探,小芳也就让那个人探了,这一下,军人把望远镜移开,一纸状书将对方告上法庭,又顺理成章地跟小芳离了婚。
话说董永卖身葬父后,就准备兑现诺言。那天,天气特别好,天空中白云飘飘,像姑娘们的水袖,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歌声和鲜花的香气。香气洁白而细腻,用手摁开有一点点红粉,其中恍若还夹杂着明亮的口琴声。董永喜欢听口琴。它的声音像蜻蜓的翅膀般透明,又像薄金属片一样有硬度和弹性。小时候,他最羡慕有口琴的孩子。那个孩子把口琴插在口袋里,就像是把那么多音乐插在口袋里,就像是把那么多甘蔗插在口袋里,随时都可以拿出来咬上一口。因此他到处寻找可以和口琴发出类似声音的事物,后来终于在麦地里找到了。他扯出一截麦秸,轻轻咬开一个口,放在嘴里吹着,果然就发出了清脆好听的声音,以至这后来成为了他的拿手好戏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他看到地里的麦秸,想到的不是沉甸甸的麦穗,而是那明亮而湿润的、绸子般的声音。他能从密密麻麻的麦秸里,一眼发现声音洪亮的那根。即使在山上打石头,他也不忘了带上一根麦秸。当别人歇息喝水时,他就掏出麦秸放在嘴边吹起来。吹着吹着,麦秸的清甜气息弥漫开来,他口也不渴了,一阵风吹过,身上的汗也没有了。他擦瘵眼泪,告别栖身的土屋。他背着包袱,拿着雨伞。他知道这时天上有一群仙女。她们溜出宫门,在一个可以俯见人间的地方唱歌跳舞。她们羡慕人间的生活,一会儿夸砍柴的,一会儿夸打渔的,一会儿又心疼读书的。真奇怪,人间的生活有什么好羡慕的,难道她们不知道,人间最向往的是“快活似神仙”么?难道她们不知道有多少人想长生不老?——虽然越是想长生不老的人死得越快。好了,现在那个排行第七的仙女终于注意到他了,她跟姐姐们说,快来看哪,那个人孤孤单单的,要去干什么?别人都不知道,只有大姐天下之事无所不晓,她说那男人叫董永,是个有名的孝子,刚埋了他爹,现在要去卖身抵债。大家叹了一口气,叹了也就叹了,七仙女却动了心思。等众位姐姐听到钟声吐吐舌头回宫之后,七仙女回转身来俯在栏杆上把他董永看了又看。说实话,董永实在不知道七仙女看中了他什么,要才没才,要貌没貌,要钱没钱。难道七仙女看中了他的穷?难道穷也可以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?但不管怎么说,被仙女看上了就是天大的好事,他管她看中了他什么。说不定天上的女人就是比人间的女人傻。就好像曾经有大城市的知识青年到他们这里来插队,有一个女知青一来就问这里什么最好吃,人家诓她说,××最好吃。她就到处缠着人问:××在哪里?拿××给我吃?听的人都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。后来她才知道,××就是男人下面的那个东西。你看,女知青连这个都不知道,七仙女大概就更不知道了。董永仿佛感觉到了七仙女的俯视,他把头低得更厉害了些,又抹了两把眼泪,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。他从来没在谁面前撒过娇,但现在,他忽然找到一点撒娇的感觉了。本来,他是要看一看天上的,他想看看七仙女是不是像电影里那么漂亮,但一想到她正在往下看着自己,他就故作赌气似的不看了。
从丹阳董家到傅家湾有十来里路。以后吃和住都在傅家,回来就不那么自由了。董永走到村口,忍不住又回了一下头。他说,爹,你老人家好生歇着吧,剩下的事就交给我去办好了,五月节快到了,如果我在傅老板家不能回来,你就先到路上抢点吃的,反正那天家家户户都要上坟,谁也不在乎你抢的那一点点粮食,等我回来了,再给你加倍补上,如果七仙女和我结了婚,你就可以做爷爷了。说到此,董永的眼泪又要往下掉。从他的眼睛到嘴角,已经有两道泪痕,眼泪在上面擦出了皮,热辣辣的。好像他的眼泪是石头。他把包袱往肩膀上拉了拉,把雨伞换了只手拿着。伞是钢骨黑面的雨伞,不过现在看起来一点也不黑。有一根伞骨断了,下雨一撑开就像只螃蟹爪子一样在眼前晃荡,弄得他一点也不舒服。包袱里有毛巾、牙刷、短裤,还有一盏手电筒。董永想,如果傅家的伙食万一不好,他就要在晚上到田间去抓些蛤蟆黄鳝补充营养。说不定还会碰上一只甲鱼呢。他是无所谓的,但无论如何,不能委屈了七仙女。她可能正害着喜呢。他抓黄鳝是有一手的。他一眼就能看出哪条田塍里有黄鳝,并准确地把指头 它们的水宅。黄鳝一到了他手里,就比棉花条还听话和绵软。如果没有泥里的黄鳝和泥鳅,他的身体能这么结实?七仙女在天上的伙食一定很好,还不知道她习不习惯地上的生活呢。
董永就这样看看后面,又手搭凉棚望望前面。他在望那棵槐荫树。那是一棵八百年的老树了,县里还来人为它拍照,听说照片登在报纸上和印在书上。树身全都空了,只剩下了粗厚的树皮,奇怪的是枝叶还很繁茂,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长上去的。树冠那么大,树根也那么壮,突起于地面的部分可以作凳子用。惟有中间部分只有一张老皮,让人担心它一口气喘不过来就死掉了。我们村子里也有过一棵大树,据说被日本人打过来时砍掉了,一砍它就出血。它出了很多血才死掉。树真的会出血么?小时候董永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。为了验证这一点,他拿一把柴刀砍伤了很多树。他想找到一棵会出血的树。那样,就不用爹爹到城里卖血,只要把树的血拿去卖就可以了。眼前这棵槐荫树,却让董永心生疑惑。看着空空如也的树身,他想,将来七仙女怎样在上面写字呢。她会在树上写:“来年春暖花开日,槐荫树下把子交。”
想到这里,董永吃了一惊。说到底,他和七仙女只能做百日夫妻,并不能在一起相守到老啊。但是,这又有什么关系?和仙女做一百天的夫妻,难道他还不知足吗?本来,他很可能是要一辈子打单身的,所以他反而感觉赚了许多。如果七仙女果真为他生下一男半女,那董家的香火也就像爹说的那个接力棒什么的传下去了。

共 0 20 字 7 页 ...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的构思很有意思,虽然文章借助的是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,人物的名字,也是如此,但是,和真实的神话传说有些区别的是,事件发生的年代,以及人物的形态上的表述,或者说,这样的小说,是基于那个神话故事,而改编出来的充满着现代化气息的小说。简单来讲,这个故事的构思,无疑是很有新意的,故事里面所传达出来的意图,也相对的比较的明朗。阅读的时候,有几处充满意趣的表述,几乎是让人忍俊不禁。当然了,在简单的阅读过后,笑过之后,留给我们的思索,同样的是深刻的。不管作者的语言中,有着多少的幽默,又或者是为了刻意的突出题目,而产生了多少旁的描述,但是,就作品本身而言,余留下来的思索性,对于生活中生活的态度,情感的态度,都有着不错的借鉴并且反讽的效果。倾情推荐。——履泽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2817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04-28 00:02:04 问好作者,很不错的文字,欣赏了。。。。欢迎作者赐稿江南烟雨社团,祝福创作愉快的同时,也祝福阅读愉快。希望作者在江南烟雨社团里,有新的收获,以及有更多的精彩作品呈现在大家的面前,有更大的进步。
2 楼 文友: 201 -04-28 01:45:21 非常不错,欣赏佳作,真诚问好,祝你生活愉快!握握!宝宝眼屎多又黄怎么办
小孩口臭怎么办
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
宝宝尿黄怎么回事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