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普洱资讯网 > 育儿

送葬诗歌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急转直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25:18

送葬诗歌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急转直下

暗影的暴雨,光耀的刀刃与障壁——这些纯粹用魔力构筑的“现象”碰撞在一起,顷刻间融合成光与影的奔流。

在双方法术展开的光辉中,冲击中闪动的火花、被烈风吹开的尘埃、还有许许多多碎裂的材料……随着碰撞在一起的光与影,交织在一处的事物急向四面八方扩散着,掀起撼动整个空间的爆风。

火花飞散,震荡波让整个岩石魔像不断的颤抖,伴随着魔力的奔流,几道束缚着斯洛特人的金属柱在冲击波中倒塌了。原本就已经微微倾斜的骨架在扩散的魔力和爆风之下被摧毁,不过片刻便已经面目全非。

被锁链将身体与金属柱紧密连接在一起的斯洛特人寸寸崩裂,生命力被完全榨取,只剩下干枯残骸的他们最终化作了飞灰。遗留在金属柱上的殷红痕迹是他们曾经存在过的最后一diǎn证据。

法术是利用情报与知识制造现象的技术,法术之间的碰撞自然就是现象与现象的碰撞。当法术士选择使用大威力的法术硬碰硬时,充满破坏力的现象在摧毁目标的同时,毫无疑问会牵连到周围的环境。

在那轰然的爆鸣声中,大量的曾经在周围狂喜乱舞的法术士们终于停下了脚步。只不过他们已经在之前癫狂的舞步中耗尽了所有心力,在扑面而来的爆中毫无防备的像纸片般吹到了石室的角落里。

坠落到阴暗处的法术士们一声不吭的沉默着,也不知是被摔晕了,还是在这之前就被诡异的法术将理智全部吞噬。在石室阴暗的四角,被冲击波吹飞的人体动也不动。彷如死人般无声无息。

不管是普通人还是法术士——恐怕就连拥有厚重装甲的重型格雷姆也无法在这阵爆中全身而退。单一法术士的力量固然有限。可是大量高段法术士引的“现象”,有时甚至能够改写地形。

可是——

“啊啊,真是让人不爽。”制造出这个惨状的少女却嘟囔了起来,她缩着娇小的身子,相当不满意的审视着眼前扩散的烟尘。“我还以为你有多在乎那些家伙,其实你最看重的也不过是自己的小命嘛。”

她凝视着烟尘的深处,冰冷的目光里透露出厌恶的神情。自己的法术产生了多少效果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,暗影的暴雨准确无误的命中了“刀阵”的正中央,然而却没有达到她预想中的效果。

“我确实很重视他们,但是为了我们的大业。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牺牲实在不足挂齿。”浓烟深处传来那个男人毫无感情的説话声,“他们此时已经成为了构建我等大业的基石,一定会对这样的结果感到荣幸的。”

浓烟渐渐消散,在逐渐变得稀薄的烟尘另一头,微微的浮现出紫黑色的微光。定睛一看。那是呈状展开的魔力障壁,就是那些闪烁的电光阻挡住了洒落的暗影,防止莉琪的法术进一步展开。

在那散开的尘埃中,只剩下了三个影子——颓然跪在地上,还在持续输出着魔力的法术士;已然化作了一具枯槁尸骸的,包裹着破烂黑布的人体……再就是,那个脸上露出了些许疲态的男人。

曾经支起玻璃幕墙状法术障壁的法术士们,此时已经消失了。在他们曾经伫立的阵地上,现在只剩下灰白的尘埃。

“所以你就毫不犹豫的把他们吃掉了?”

莉琪挑衅似的张开了魔力,沉稳的黑暗匍匐在她脚边:“真不愧是从属于‘群青派阀’的前贵族。对自己养的狗就是毫不留情。为了对抗这种程度的法术,居然就把忠心耿耿的傀儡丢到了魔力炉里。”

透过扩散的烟尘,莉琪清楚的看见那些不知所措的法术士们,悬浮了起来,而后相继冲入黑色球体中。准确的説——是被吸进去了,每吸收一柱精灵。那个漆黑的“太阳”就会微微膨胀一圈。

被吸收的生命力化作了纯粹的魔力,然后成为那个男人的力量。他的身体被紫黑色的光辉包裹着。俨然与那个怪异的“球”融合成了一体。在他那双锐利的双眼中,喷出了闪烁着的电光。

恍然看去。他俨然已经成为了非人的存在。

“真是太遗憾,你们两个人的存在打乱了我的计划——虽然我很想这么説,但是你们却想错了最关键的一步棋。”事到如今仍然面无表情的男人如此説道,“这也是没办法的,毕竟你们终究只是凡人。”

令人厌恶的不协和音丝毫没有终止的迹象,相反,这阵异音仍在四周回响。在那些高耸的金属柱正中间,吸收了大量生命的黑色球体犹如心脏般搏动着,从中涌出的魔力透过空气像四周扩散。

“你们是不是以为我只是想要用这个巨像将那座城市摧毁?确实是这样——应该説,在一开始确实是这样。”但他们的计划却中途改变了,“你们确实打乱了我的计划,然而……只是让它向更好的方向展了。”

瞬间——

犹如雷鸣般的爆音从地面下传来,紧接着……世界开始缓缓倾斜。

当然不会是世界倾斜了,而是这个岩石巨像又一次晃动了——宛如移动式堡垒的它受到了强大的冲击,这次冲击的威力之大,甚至撼动到了有如大山般稳重的它,这个异样的倾斜,恐怕正是它的身体歪斜的迹象。

“什么东西!”

挂在墙壁上的莉琪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回望着四周,双脚还粘在半空中的她无法把握状况,只能不断调整着身体的位置。而站在地上的柯特,此时只能抓住身边的岩石,避免受到晃动的波及。

在潜入这个岩石巨像之前,柯特他们也曾将大量的炸弹设置在巨像的一只脚上。但那次响声巨大的爆炸最终只是沦为了一次佯动,其威力也仅仅只是拖住了岩石巨像前进的脚步,仅此而已

但是这次不同,这是为了破坏这个巨像而动的炮击。想必贝亚特以及机动部队的人已经调来了足以伤害它的重型火力,此时正在利用它们对这个石像进行炮击。虽然第一下未能击穿它的外壳,可是也确实伤害到了它。

缓慢,但巨像确实在一diǎndiǎn歪斜,所有没有固定在地面上的东西都开始滑动。先,从最轻的东西——渐渐到最重的东西。金属立方体,人类的残骸,还有从废弃时就留下的事物纷纷滚动起来。

然而这样的行动似乎正中那个男人的下怀。

在他的身后,那些金属的柱子没有丝毫倾斜,就好像和这个巨像内的空间完全没有一diǎndiǎn关系。不仅仅是他们,位于它们中央的漆黑太阳更是纹丝不动,扩展的雷光卷入周围的一切,壮大着它的身躯。

“你们的同伴似乎以为摧毁了这个傀儡就是你们的胜利,但是可能要麻烦你们告诉他们,他们的想法错了。”

説罢,他犹如舞台中央的主角般,夸张的挥动起了手臂。

刹那间,异常到根本无法用声音来形容的不和谐音开始回响,随着那犹如哀嚎般响动一同迸的,是漆黑球体产生出的大量紫黑色光芒,那些漆黑的流光窜向墙壁、天花板和地面,将它们一一吞噬。

“不好!”

似乎想到了什么,柯特大声对莉琪説道:“那个男人,他本来的目标是想要用那个黑色的玩意吞掉足够规模的素材!不论是什么都好,只要是可以吸收的东西,全部都会被那玩意转化成魔力!”

事态完全失去了控制。

一条紫黑色的流光犹如触手般接触到了在墙角昏迷的法术士,瞬间,他就被送往漆黑的“太阳”所在的方向,没有胡乱抖动四肢也痛哭流涕,毫无反应的,他的身体犹如陷入沼泽一般消失在了里面。

有一学説认为存在于世上的一切生物都由同一起源产生的——不仅仅是“生物”,就连没有生命的岩石以及水火都来源于其中。如果这是真的,那么这个漆黑的球体,就是与其相反的吞噬者。

仿佛是“终末”的具象化。

不仅是人类,所有东西都能够成为它的食粮,虽然看不到头颅,但这个球体毫无疑问是某种怪物。这是一只吞噬一切,将其中包含的所有魔力化作自己血肉的怪物——其制造者,便是那个疯狂的男人。

“你这个家伙——”

莉琪咬着牙,迅捷的放射出数道暗影的标枪,然而这些暗影在抵达目标之前,就已经被肆意抽动的触手卷进球体中。毫无作用,曾经引以为傲的力量在这个时候甚至无法伤及那个男人分毫。

“永别了。”

嘲讽的看了两人一眼,那个男人只留下短短几个字,便纵身一跃,从头dǐng上方的裂口飞了出去。任凭自己曾经的手下与柯特和莉琪两人留在被法术波及的石室内,面对那越变越大的漆黑球体。

轰——

忽然,又一阵猛烈的轰鸣声再度响彻石室,威力强大的炮火覆盖了岩石巨像,震荡着它庞大的身体。向四周扩散的魔力震动着空气,就连那环绕周围的不协和音也夹杂上了几道诡异的颤音。

在剧烈的晃动中,失去控制的莉琪从墙壁上衰落,和柯特撞到了一起,而后笔直的掉向了眼前的黑暗里。未完待续

...

成都恒博医院预约专家
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费用贵吗
成都恒博医院检查预约
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住院费用
成都恒博医院可以电话预约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