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普洱资讯网 > 星座

覆云乱煜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后建来人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13:00

覆云乱煜 第一百五十九章 后建来人

在刁殷受伤闭关之后,以青冥宫为中心的后建魔教就陷入到前所未有的沉寂当中,本就面和心不合的四位长老更是各自为政,致使一度掌握了后建朝堂的五王议政陷入到无尽的扯皮之中。?一看书??1?k?a要n书s?h?u

就在这时,后建军方第一人,大将军慕容燕在一众朝臣推举下,以军职执掌朝政,并被小皇帝加太保衔。五位完颜王爷在情势所迫之下,不得已将以慕容燕为的三人纳入议政范围,变为实质上的八人议政。

就在八人议政的前提下,慕容燕的特使也悄然来到中都,面见西北王。

诸侯并起,便要合纵连横,千古不变之理。

使者只有寥寥三人,打扮得像是长年行走在塞外戈壁上的商旅,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。他们进入中都之后,并未直接登门,而是先与两名暗卫头领碰面,然后在暗卫的安排下,通过一条暗道来到一座位于内城的冷僻衙门之中。

这里本是顺天府衙门,大郑四大都中都有此衙门,不过顺天府的职责早已被大都督府和王相府瓜分殆尽,到了后来,萧瑾干脆取缔了顺天府衙门,这儿自然就成了一处空宅,正好被曲苍收入囊中,作为暗卫的一处落脚点。

这样类似的地方,曲苍手中还有不少,比如说囚禁王东勒的地牢,曾经软禁的萧瑾的宅子,有时候萧煜遇到一些不太好在王府中处理的事情,也一并会带到这里。当然,也有一些被曲苍挪为私用,比如说外城那座金屋藏娇的宅子。只是萧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做计较罢了。

衙门内院。

身着锦衣的暗卫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皆是腰佩刀,手持弩,而房顶上还有几架隐蔽极好的重弩。?一看书??1?k?a?n?s书h?u

进了衙门之后,迎接来使之人是一名神态和气的中年男子,同样是身着黑色锦衣,不过比起寻常暗卫,衣服上的暗纹却是由彪纹变成了狮子纹,按照大郑官制,武官唯有一品二品大员方可绣狮纹,那么此人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。

西北暗卫府右都督曲苍冲着为之人拱手道:“完颜先生,王爷久候多时了。”

来人正是后建帝党的重要人物完颜北月,在修行界有着谪仙人之称,前不久他随萧煜前往草原,手刃莫风、草原老祖两人,只论修为的前提下,与萧煜这位天人境界无敌手相差无几。

完颜北月平静道:“请曲都督带路。”

曲苍做了个请的手势,然后当先而行。

当完颜北月被曲苍领到内堂之后,愣了一下。

因为堂内不止萧煜一人,在西北王身旁还坐着一个大约十岁左右的孩子。

见到完颜北月后,萧煜没有起身,而是在他身边的那个孩子缓缓起身,代替萧煜迎接这位后建皇叔。两人互相见礼之后,完颜北月入座,他的两名随从则是与曲苍一起站在一旁。

萧煜先开口,为完颜北月介绍了孩子的身份。不出所料,这个孩子正是同样有谪仙人降世之称的小王爷萧瑾。

完颜北月对萧瑾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根据线报,自从萧瑾主政王相府以来,萧煜几乎对他是言听计从,以至于西北上下传出了萧煜若无子嗣,便要立王太弟的传言。一看书??1?

可以说,生而知之的萧瑾,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影响萧煜最终的决断。

对于完颜北月的来意,萧煜知晓七八分,所以此刻没有半分试探和故弄玄虚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完颜先生,直接说说当下后建的局势吧。”

完颜北月问道:“好消息和坏消息各一个,不知西北王想先听哪一个。”

萧煜道:“先听坏的吧。”

完颜北月神情有些复杂,沉声道:“大将军这次突然出手,并未能打破五王议政的局面,如今的后建朝堂仍旧在那五位实权王爷的辖制之下。”

萧煜只是轻淡嗯了一声,继续问道:“那好消息呢?”

慕容北月平静道:“不过那五位王爷也不得不做出了让步,由原本的五王议政变为如今的八人议政。在这八人当中,除了大将军慕容燕和完颜德等五位完颜氏王爷以外,另外两人分别是萧疏和耶律纳河。”

萧煜皱了皱眉头,自语道:“萧疏和耶律纳河?”

坐在萧煜一旁的萧瑾轻声道:“耶律纳河,后建大姓出身,如今已经是九十岁高龄。”

完颜北月点头道:“小王爷所言不错,耶律纳河作为朝堂上文官领袖,德高望重,所以这次才勉强在八人之中有个席位。至于萧疏,说起来还是两位王爷的远亲。”

萧煜皱起的眉头没有散开,反而蹙得更深。

后建萧氏与东都萧氏的确算是远亲,不过比起东都萧氏,后建萧氏在前百年来可是风光太多。几乎后建皇室所有的皇后都是出自后建萧氏,后建萧氏可谓是历经数朝的后族,根深蒂固,到了萧政这一代,萧氏的权势甚至压过了皇室完颜氏,这才有了皇帝尚在襁褓,萧政自封摄政王,总揽朝政。

也正是因为萧政把持朝政,又引出了后来的五王之乱,以完颜德为的五位完颜氏王爷以清君侧之名组成联军,大败萧政。而五王将这位摄政王逐出后建之后,便开始长达数年之久的内斗,无奈五人都是深谙合纵连横的老手,哪家强大便会受到另外四家联合来打压,直至今日,五王割据的局面仍旧没有被打破。

后建小皇帝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长大的,面对五位如狼似虎的王叔,原本在五王之乱中元气大伤甚至差点覆灭的母族萧氏,便成了小皇帝的一个重要依仗。

后建萧氏的现任家主萧疏能够上位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萧瑾对萧煜轻声解释道:“萧疏是萧政的侄子,若是从父亲那边算起来,他们两人其实是同辈,比我们还要高出一辈。”

萧煜无动于衷。

如今的萧煜可不是什么温恭礼让的世家公子,而是已经开始逐鹿天下的一方诸侯。

虽然谈不上是英雄,但枭雄却是勉强够格了。

何为枭雄?杀伐果断,狼子野心。

说的难听些,为了那个天下,遍观青史,父子同室操戈,兄弟祸起萧墙,又何曾少了?

更何况是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叔辈。

萧煜望向完颜北月,稍稍加重了语气道:“即便是萧疏和耶律纳河都是你们的人,可说到底支撑大局的还是慕容燕,后建萧氏如何,我不关心,我只关心慕容燕开出的价码。”

完颜北月轻声道:“都说是漫天要价,坐地还钱,大将军的确是给出了价码,但前提是我得知道王爷想要什么才行。”

萧煜淡然道:“南北朝可以生在过去,但绝不会生在当下,千古罪人的名头,萧某人不敢去担,所以萧某的要求很简单,不入关,不南下,仅此两条而已。”

完颜北月笑了笑,“王爷实在多虑了,如今的后建自顾不暇,又如何谈什么南下入关?”

萧煜不置可否道:“言之尚早。”

完颜北月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,转而说道:“王爷,这位是陛下的近侍。”

完颜北月侧了侧身,原本和曲苍站在一起的两名随从中走出一人,放下头上的兜帽,露出一头雪白长,面色白净无须,声音尖细,“老奴见过西北王和小王爷。”

“陛下让老奴捎句话给王爷。”

萧煜不置可否,萧瑾却是努了努嘴,“说。”

这位后建宫廷出身的老宦官低声道:“陛下说

,若是王爷能与后建结盟,平定五王之乱,那么陛下愿意奉王爷为兄,结成异姓兄弟,并穷举后建之力支持王爷逐鹿中原。”

...

...
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如何预约急诊
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收费如何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网络预约
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收费贵么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能预约专家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